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
TOP

油田人捧了三代的铁饭碗,说碎就碎了(一)
2019-08-30 14:55:34 来源: 作者:文州 浏览:58次 评论:0
“锦绣河山美如画,祖国建设跨骏马,我当个石油工人多荣耀,头戴铝盔走天涯。”
 
为了振奋起在油价持续走低形势下职工们的士气,这一个月来,采油厂已经召开了3场“誓师大会”。会上的保留节目就是采油厂领导带着几百号职工合唱《石油工人之歌》,嘹亮的歌声在刚9点就一片漆黑的城市里飘荡。
 
我和发小胖子站在天台上吹风,眼前整个油区安静得如同一片废墟,只有会场上的条幅,被4月的晚风吹得呼呼啦啦响。
 
“曾经有多么辉煌,现在就有多么死寂。你说这石油人的铁饭碗,怎么到咱这儿就不好使了?”胖子无力地趴在栏杆上说。
 
“胖子,你后悔回油田吗?”
 
“你看里面那些人,”胖子吐了一个不成型的烟圈,说道,“他们来油田,后悔吗?”
 
我一时无语,望着远处十字路口一闪一闪的孤灯,突然想起我爹刚来油田的时候,他师傅对他说的一句话:“好好干吧,就咱地下这些油,抽到你退休,绝对没有问题!”
 
时至今日,我爹还没退休,油田这个庞然大物就已经日趋没落了,不管誓师大会上的口号喊得多么响亮,未来这数万人的生计依然是个未知数。
 
 
我作为一个毕业多年的“伪油二代”,现供职于某知名老油田。
 
之所以说自己是“伪油二代”,是因为当初我爹妈并不在油田内部生产单位工作。我虽然和一帮“油二代”、“油三代”一起长大,但对石油开采行业的内情一无所知。当然,最直接的区别就是——我从小只能看着别人家发东西。
 
八九十年代的油田和过去计划经济之下的那些大型国企一样,是一个独立的小社会,医疗、教育、农场,一应俱全。那时北方的物资还比较匮乏,但油田的福利却让人眼馋:节庆分东西,四季有补贴,过年时更是一车一车的东西拉到单位大院里,热火朝天地分上半天。而我爹作为油服单位的“轮换工”,很少能享受到这个待遇。
 
当时,油田上的工种特别多,正式工、劳务工、大集体工还有季节轮换工、临时工等。那时候,我爹已经来油田十余年了,依然没有成为一名正式工。
 
在我5岁那年的一个冬夜,我妈带着非要跟着她加班的我,从职工大院里捡到了一个跌落在雪地里的纸箱,里面装着冻鲅鱼和猪腿。此时,楼上各家的厨房外,只有3楼的窗户上没有挂着纸箱。我妈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叹了口气,抱着箱子就上楼了。
 
那之后我时常想,如果那天我没有跟着妈,她会不会就把纸箱带回家、我家是不是也可以吃上一顿鲅鱼饺子了?为此,我后来总是一个人偷偷地穿梭在漆黑的冬夜里,寄希望于可以再次捡到一个从楼上掉落而不为人知的箱子。
 
掉东西的那家,就是胖子的家。因为我妈还了那箱东西,凭着这莫名的缘分,我们两家人后来就慢慢地熟识了。胖子的姥爷当时是采油厂的副指挥(相当于现在的副厂长),他妈妈在供应站工作,家里最不缺的就是单位分的各种东西。
 
我在他家吃了人生第一顿鲅鱼饺子、第一块巧克力,还第一次喝了咖啡。而最让我眼馋的,是他家成沓的冰糕票和游戏票。自从看到这些,我就成了胖子最忠实的狗腿。
 
责任编辑:远见
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1/7/7
打印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: 
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十年前,他们就因为太舒服而离职了..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